狸猫呱

ricooo:

刘海太~~~长啦!

讲真,看到动画楷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刘海这么长,怎么打游戏?!多不方便啊!”……


其实是昨晚画完的,结果网络故障发不出去_(:з」∠)_

【楼冠宁x你】多情只有春庭月(上)

周泽楷的夫人叫灌汤包:

-三月份的点文我竟然到现在才写,大概是废了。 @狸猫呱 抱歉抱歉,虽然开始写了但是还没写完。


-严重ooc,不是很擅长这种。


-设定是古风私定终身。


-从这篇开始转型,以后专注写cp吧,像是双叶周江周伞等等等等,杂食动物笑笑。男神x你和黑遍全联盟有脑洞的时候会写。


-惟是少年时,落拓高醺后,与你万人丛中,缓缓一握手。这一句出自青释的酩酊语其五。














   “小姐,我们快回去吧,要是被老爷知道了,又该罚您跪祠堂了。”


   “哈哈哈没事的,好不容易我能偷跑出来,才不回去呢,罚就罚吧,况且今儿可是灯笼节,我要把京城逛个遍!”


   “小哥哥,小哥哥?”


一只手在眼前轻轻挥着,正在读书的少年猛得回神抬起头,看见眼前人时竟有些发愣。大概是十五六岁的姑娘,身上一袭蓝色绕襟广袖裙,乌黑的秀发随意披散在肩上,微湿细碎的刘海贴在白皙又光洁的额上,眉如画,鼻如峰。最好看的,是那双眼睛,不算大,却熠熠生辉。


那便是你。


今儿是灯笼节,被关在家里许久的你终于找了个机会偷溜出来,在家里要学习那些枯燥无味的繁文缛节,琴棋书画。尽管枯燥,可你还是学了。你虽是女儿身,却总是想着骑着高俊的大马,在广袤的草原上奔驰。为此,你的父亲总是念你“太不像话”。


见那少年抬头应你,你笑了笑,说:“小哥哥,照你这么专注,岂不是东西让人拿走了都不知?”


少年似有些窘迫,开口想解释什么却只能红着脸放下书。


你举起拿在手上不舍放下的精致的蝴蝶面具,问他:“小哥哥,这个面具怎么卖?”


你不顾你的小丫鬟的阻拦,问了价钱便买下了这个面具。你开心地把面具戴在脸上,凭着娇小的身材在人群里穿梭。你的小丫鬟疯不过你,很快便被你甩在了身后。


你回头看了看被淹没在人群中的丫鬟,捂着嘴笑了,猫着身子在人群中走动。忽然什么东西绊住了你的脚,你一个没注意就要往地上摔去,这时有一只手握住了你的左手,将你带进了他的怀里。


你有些心悸,喘了几口气便想退出这个人的怀抱想要道谢。可那人却比你先一步放开了你并退后了一步。


“姑娘,情况紧急,在下多有得罪。”


你细细打量了眼前的人,面如冠玉,目如朗星,头发被一丝不苟地高高绾起,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地顺在背后。一切都很好,只是面色上有稍许苍白。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你不知怎的,脑海里就冒出了这句话。你回过神,脸颊微红,心里暗暗唾弃自己的不礼貌。


“公子不必说这样的话,要说也是我该感谢你相助,不然,估计是要一身脏了。”


那人执扇微笑,说:“姑娘客气了,举手之劳。”他皱起眉略微思考了一下又舒展眉头恢复一开始的温和,问:“在下楼冠宁,未曾请教姑娘芳名。”


你心下惊讶,此人竟是京城第一富商的儿子。都说楼公子生得一副皎好的面容,人也温文儒雅,只是从小体弱多病,面色苍白,看来所言不假。不过做买卖的终归是做买卖的,还是在京城,看上去再怎么无害,心里总是会有那么点算计,还是少接触为好。


……只是这怎么越看,越觉得欢喜呢。


你抿唇,还是说了自己的名字。


楼冠宁看得出你很拘谨和防备,便温和地笑着开口:“姑娘不必如此,在下没有恶意,只是不知可否有幸,与姑娘一同乘船,在江水之上共度此佳节?”


你看着他诚恳的眼神,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回过神时,你已在船上喝着茶了。你心里恼怒,怎么就答应了。你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坐在你对面的人,殊不知你的一切小动作都已被楼冠宁收入眼底。


楼冠宁暗笑,放下杯子问你:“姑娘可愿与在下来一局棋?”


你点头,虽然你不太擅长下棋,可现在有事总比没事做好。


他拿出棋盘和棋子,规整地摆好,出于礼貌,他让你先行。


楼冠宁的手修长且骨节分明,白皙好看。执起棋子落入玉盘,你不禁看入了迷。


“姑娘?”


楼冠宁见你许久没有动静,便轻轻唤了你一声。


你这才反应过来,脸颊不自觉地染上了红晕,待你看清整个棋盘的局势之后,你赞叹,感到惊讶。棋盘之上,白子处处封杀黑子,白子意气风发,黑子无路可退,转个弯却又会落入另一个陷阱。


你不服气,与他又纠缠了几局,最终心服口服。


你生气,扭过头不理他,他也不恼,哭笑不得地哄着你,你们第一天认识,却好似是故友很久未见,熟络得很。


“姑娘可否取下面具?”他突然这么问你。


你愣住了,看着他。


楼冠宁抿了一口茶,说:“我只是觉得,现在我们应该可以算是朋友了,但我从未见过姑娘的面容,确有些不妥。”


“嗯…好。”你犹豫着摘下了面具。


楼冠宁有些怔,随即敛下眼眸,笑道:“北方有佳人。”


 
















兴许是那几局棋的缘故,又或是你们之间互相吸引,那之后,你常常翻墙出去找他喝酒玩耍。楼冠宁也乐意你每天去“烦”他。陌生的情愫渐渐在你们各自的心中发芽壮大。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已是三年。


你又是翻墙出来,准时到达了你与楼冠宁约定的地方。你们早就约好要一起去骑马,你很兴奋,因为这是你从小的愿望。


虽不是草原,但能够骑马你已经很开心了。你与楼冠宁一同奔驰,在京城外的树林里互相追逐。


“嗯?”楼冠宁突然唤了你的名字,你转头,却不料撞进他深邃的眼眸。那里面,饱含了对你的爱。


他笑了笑,从他的马上一跃而下,又跳上了你的马。他的胳膊环着你的腰身握住了缰绳,你的后背贴上了他的前胸,他的脸靠你的很近,鼻息绕在你的耳侧。


你羞红了脸,低下头,“…怎么了?”


楼冠宁勾漾嘴角,俯身于你耳侧,用了你们最初相识时的称呼。


“姑娘,在下没有恶意,只是在下….心悦极了姑娘,那晚姑娘与在下共度了佳节,不知姑娘可愿与在下,执手白头?”


你心里高兴极了,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你仰头问他:“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楼冠宁略微思考,笑道:“惟是少年时,落拓高醺后,与你万人丛中,缓缓一握手。”


接下来,他不由怔住了。


因为你回应他的,是一个轻柔的吻。



这是一篇BE

一锅端呀:

妹子点的文。@狸猫呱
不算很能写虐文……如果没写好请多多包容qwqqq







不是所有暗恋都有圆满结局。
师生的身份是一个坎儿,但不是跨不过去,可最悲哀的不是明明相爱却越在一起,而是他根本没有动过心。

你在留学的时候跟舍友讲起这个故事。
他是在冬天的时候开始教他们,你记得当初他裹成球站在讲台上,一本正经地清了清嗓子开口说各位同学大家好,女同学好男同学也好,我是你们的新任老师黄少天,教化学。
你因为这句女同学好男同学也好笑得肚子抽,脸低下去碰到冰冷的课桌,冰得你差点跳起来。
黄老师站在讲台上一眼看到你,说:“这位同学怎么笑得那么开心,正好我新来还不认识几个人,不如让这位同学先做个表率自我介绍一下,我也好熟悉熟悉,点名总太严肃了嘛对不对!好了这位同学起来吧!”
你:......?!

这位黄少天老师来得突然,风格神烦,但化学知识绝对是6到飞起,去问问题就没有难住他的。
“就是烦了点。”舍友最后总结,“除了这点,哪儿都好。”
你深感同意。

新来的黄老师很快就获得了新的称号。
黄烦烦。
——真的,不要太符合实际啊。

虽然有了这么一个老师来教化学,但学习这东西显然不是能一蹴而就的。
何况化学这东西......你苦着脸站在办公室里,听着他的絮絮叨叨。
“来来来坐下坐下,你这成绩都是怎么考出来的?哎哎哎,真是没办法,下次只能再讲详细一点了,不过你也得再努力一把啊......卧槽你怎么就哭了?!”
黄少天看你眼泪一滴一滴地流下来,到整张脸都是泪痕,慌张到手足无措,嘴巴动得飞快,你仿佛能看到一大堆文字泡从他嘴中飞出来。
“你怎么就哭了?老师说得重了?也没有吧!那是学习压力太大?不要放在心上啊!一次考试而已,下次再考好就好了!还有其他的原因?你跟老师说说?”
你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噗”地笑出声来,连刚才伤心什么都忘了。
这一声从你嘴巴里发出来,他松了一口气,倒在座椅上,拿了餐巾纸给你擦,然后又拎起你的试卷,把你叫到他身边。
“过来过来,看你成绩烂成这样,还不能说,那我只好给你补补了。”他冲你笑,“每天开小灶,老师够意思吧?”
他开始给你讲题。
黄少天讲题的风格一向是直切要点的,和他平日絮絮叨叨的繁琐风格很不相同,你趁他看题的功夫瞟他的侧脸,当时台灯的光打过来,照出他好看的侧脸,平日里阳光而有活力的脸庞看起来意外地严肃又镇定。
......帅爆了。

很多时候,心动只需要一个契机。
一个帅气的侧脸,一个合适的氛围,就能让心跳加快一拍,少女们就能捂住心脏说自己坠入爱河。
你脑子里不断回放着那个侧颜,忽然觉得脸很烫。
怎么了呢?
恋爱了呀。

你开始期待上化学课。
以前只是不讨厌,但是现在已经开始期待,你恨不得一整天都是他上课才好。
寝室夜谈再说到他,你也不再赞同室友的说法。烦是缺点吗?明明事优点好吗?
你甚至开始期待每天的小灶。
讨厌周末。
你想每天都能见到他,你想每天都能听到他的声音,你想和他在一起。
你的化学成绩蹿得飞快,当他的赞赏落到你身上时,说点俗的比喻,简直像花都开了。
而且还是百花齐放。

“......如果我高考能考好,我就去向他表白。”

高考成绩公布,你以年级前十的好成绩被第一志愿录取。
你终于有足够的勇气,站到他身前。
“黄老师。”你站定。“我喜欢你。”
怕他误会,你补充说明:“男女之间那种喜欢。”
等待你的是长久的沉默。你有点不好的预感。




“抱歉啊,但是我真的只把你当学生。”他说,“今天是你毕业,可能会让你难过,但我确实不喜欢你。——当然作为老师我很高兴有你这样的学生。”


你捂住嘴蹲在地上,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下来。

这一次他没有再哄你。

“我在他面前哭了两次,第一次他哄我了,第二次没有,”你趴在那个德国姑娘的肩上哭得稀里哗啦毫无形象,哽咽道,“你说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德国姑娘很温柔地抱住你,一下一下地拍着你的肩膀。

“Don't cry.
 Don't cry.”













补充一下,跟国外舍友说初恋这回事儿是一位作者的真实经历,如果有买过她书的妹子应该认识。

【男神x你】化学老师韩文清#点文

又鸟月L:

韩文清x你

来自 @狸猫呱 的点文,时间有些久了抱歉…。

第一次写师生啊……











//////////

“最后一排靠窗边的那个同学,上课专心听讲!” 韩文清一手拿着书一手“咚咚”敲着黑板。

韩文清,你的化学老师。从开学第一次见到他,你就被他身上独特的男人气息给吸引,导致新学期第一节化学课晕乎乎地什么也没听进去。

私底下你们叫他老韩,他平时不苟言笑,甚至看起来很凶很严厉,一些爱捣鬼的同学看到他都得绕着道走,他的严厉甚至可以和教导主任平起平坐。

但你始终认为,再严厉的人,始终都会有温柔可爱的一面,于是你在内心自告奋勇地,要深挖这个严厉的,韩老师。

于是在新学期开始之际,少女踏上了作死的不归路。




///////////


“下面是化学科代表。有没有自愿担任的?”班长在台上唱票,韩文清坐在一旁抱着手,时不时看看手机。

奇怪,语文数学物理参加竞选的人那么多,怎么化学科一个人都没有?

班长在台上有些尴尬。

“我来——!” 一只手高高地举起,你脸上有抑制不住喜悦。没人跟自己抢真是太好了,虽然自己化学不好……

选职结束,韩文清对你一招手“下课来我办公室。”

心里又是暗暗激动,又可以跟老韩近距离接触了当科代表简直赚到了好吗!

办公室里

韩文清拿出一张单子,转过椅子对着你,“每天要按时登记作业的交收情况,登记在表上。课前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帮忙管纪律,不可以有人吵闹。上课有谁睡觉就给我记下来。”

你用一副乖巧的好学生样子,接过单子不住地点头,“我知道了,老韩。啊呸,韩老师!”

说完你吐吐舌头赶紧溜走。





/////////////


作为一个典型懒癌+化学渣的你,似乎总是在跟老韩对着干。

比如……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被点名了,你欲哭无泪地站起来,怎么其他同学睡觉老韩看不见啊…

“下次再在我的课上睡觉你就出去。”韩文清皱起眉头,扫视一下全班,“你们也是一样。”吓得很多人顿时睡意全无。


再比如……

韩文清拿着成绩单在讲台上,“这次考试很多同学不理想,但也有考得好的同学,比如我们的化学科代表,成绩优…嗯……有点偏科。”

韩文清实在不知道怎么夸你,数学语文在年级名列前茅,化学居然还不及格……

你吐吐舌头,怎么地!就是化学不好!要老韩教教才行!

当然这句话不可能说出来。




////////////

你开始制造更多与他见面的时间,比如下课一有空就跑他办公室跟他汇报工作,久而久之竟然变成了跟他唠嗑……虽然经常都是你说他听。

“下节什么课?快去做课前准备。”韩文清一边批作业一边头也不抬地看你。

“我不!下节音乐课我可以晚一点去!”你靠在他桌子前吃着棒棒糖。

韩文清抬头瞪了你一眼,你怕他真的生气了,赶紧站好,“我…我走了。”


“算了,你过来帮我把这些试卷整理下。”




/////////////


最近你的家里出了点事,导致学业上有些忙不过来。以至于这次考试,你的成绩直线下滑。

站在韩文清办公室里,这一次你没有了往日的活泼,你听见他问你,为什么这次没有考好,原因在哪里。 你不敢去看他的脸,低着头眼泪簌簌往下掉,你抬起袖子想擦眼泪,却被突然递过来的一张纸挡住。

你把家里的事情大致断断续续说了,心里感觉委屈死了。韩文清听罢,面色柔和了不少,他也没有继续追问了,“好好调整心态,学习不行我给你补。”
他又摸了摸你的头,“好了别哭了,放学我请你去吃顿饭?”





////////////


“老韩。”

“老韩!”

“老韩…”

时间长了你已经毫不避讳地在他面前叫他老韩了,对此韩文清曾表示过不满,后面听习惯了也就任你去了。 只不过全校也只有你敢这么叫他了。

“老韩今天是圣诞节诶!”

“老韩我可不可以问你个问题啊。”

“说。”

“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没有。”

“那我可以不可以……”你故意拖长了尾音。

韩文清眉头一紧,预感着有什么事要发生。

“……可不可以嘲笑你啊?!”

说完你哈哈大笑起来,完全无视了韩文清的怒气值。

“说实话,老韩我挺喜欢你的。”你突然转过身来认真地看着他。

“不要开玩笑。”韩文清依旧严肃。

“我没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出去。”韩文清第一次对你下了逐客令。

你红着眼眶,吸吸鼻子,“不喜欢就不喜欢,还要赶我走,真是残忍无情啊。”


看他没反应,你继续自嘲地说下去:“我知道我上课老是犯困,可是你知道我是为了什么吗?我是为了学化学,每天熬夜也要多刷一些化学题。我想把化学学好,也许这样才够称职,也许这样才有让你喜欢我的可能。”

“反正我做的什么你都可以不用在意,我今天说的,你就当没听见好了,韩老师。”

“我……” 你正想又开口,韩文清起身走了过来,站在你面前,叹了口气,用手捂住了你的嘴巴,示意你不要说话。

然后你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人,慢慢地,在覆在你唇间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全职高手】屏幕、网线,都不是问题(烦烦x你)

茕茕白兔。:

_(:з」∠)_很少写烦烦的,因为感觉烦烦很容易崩,没意外的话,这个烦烦也是崩的渣都不剩了,亲你就将就着吃吧
 @狸猫呱 
表示今天被我家皇后娘娘扯着去游泳池里泡了俩小时,在等地铁回家的时候感到了姨妈的洪荒之力。累感不爱_(:з」∠)_


傻白甜苏雷   BG   OOC
傻白甜苏雷   BG   OOC
傻白甜苏雷   BG   OOC






【一】


虽说电竞选手的主业就是练习搅基打比赛,但俱乐部也不是慈善机构,在盈利必须的条件下,选手们的日常多少都被抹掉了一部分。


尤其是认识姑娘、泡妹子、搭讪的那一部分。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每次那个ID是烦烦烦烦烦的家伙给你吐槽代言太多没时间出去玩的时候你都如此回复。


日子久了他也不再像最开的时候撒娇卖萌求安慰了,反倒是狠狠地吐槽回来。


——你还是不是朋友还是不是朋友!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你的同情心被家门口的Doge吃掉了吗?我这么一个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汉子多少妹子想来安慰我你居然如此冷淡!果然是人心不古古人诚不欺我!


你粗略的扫了一下开头和结尾耸了耸肩,表示对面这位大仙的手速真心是杠杠的。


——这么一会儿就敲出来这么多废话,除了你也是没谁了。


——那当然,本少爷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自然是独一无二的!所以说你要好好珍惜本少爷这种不计前嫌还和你聊天的网友啊!


——好吧,好吧,那我们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烦烦烦烦烦,你是不是忘了你今天还要出门?


 


【二】


看着迅速灰下去的头像,你心满意足的关上聊天窗口转去研究荣耀联赛的视频。


没错,你很早之前就猜到了对面那个话唠是蓝雨那个黄少天。


不过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他在南边吃他的“业界最良心”食堂,你在北边啃你的泡面写杂志稿。


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能有什么关系呢?


哦,对,你每天都要例行日常的吐槽一下他,也就这个关系了。


不过你要怎么解释交给编辑的那篇《密探!蓝雨俱乐部每天给黄少天吃鸭舌!?》呢?


——算了,反正只要够八卦够没节操够没下限你的编辑都会美颠颠的披走的。


所以说,你不是娱乐记者,你只是一个八卦制造机。


 


【三】


大概是在单身汪的圈子里蹲了太久,你觉得网线对面那位黄烦烦全身上下从头到脚都散发着想恋爱的讯号,最可怕的是这讯号还是冲着你来的。


隔着两个屏幕附带一根网线你都能感到属于黄烦烦的汹涌的洪荒之力。


妈呀太可怕惹,你如此想着。


——烦烦啊,你要是寂寞难耐,不行就去PUB吧。


——啥!?你说啥!本少帅得如此明显你难道让我去到那种地方被一群如饥似渴的女人生吞活剥吗?说好的爱呢,说好做彼此的天使呢,说好的一起划船到对岸呢!友谊的小船怎么说翻就翻呢!


——不,保护工作做好的话还是没问题的。还有,你今天不是加训了吗?


看着再次灰下去的头像,你依旧觉得神清气爽。


你是不会说你偷偷在喻文州的微博下面打小报告的,绝对不会。


 


【四】


黄烦烦同志很好的用自己的所作所为解释了一个词语——愈挫愈勇。


你觉得你已经很明确的表示了自己并不太想放弃单身生活的念头,但某人好像很自然的忽略掉了你的意见开启了泡妞模式。


虽然你也很想脱单没有错,但是你从来不觉得异地网恋美好。


——所以说,黄烦烦你还真是有毅力啊。


最近一段时间被编辑摧残的够呛,聊天用的小号也是几天没上。登陆就看到黄烦烦那个文字泡的头像一直在闪。原本以为只是上一次没看到的留言,结果却是一大串的早安晚安附带蓝雨琐事。


若是先前,你大概会欢天喜地的打开Word然后开始八卦制造大业。但现在……


撤回了上一条消息,你手指曲曲伸伸,满是深思熟虑。


——所以说,异地网恋你在执着什么呢,黄少天?


 


【五】


你和黄烦烦的聊天记录终止于你那句不知道带了什么感情色彩的留言。


想到自己的话泼了满腔热血的黄少天一头冷水,他很有可能干脆利落的将你送进黑名单时,你莫名的觉得有点心塞。


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六】


“恩……能告诉我怎么从机场到你身边吗?”


你听着电话里那个带着南方腔调甚至有些软的声音,庸俗一点,你觉得自己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七】


你没有离开你的家乡,他也不会为了你放弃蓝雨——心照不宣的事情有时候意外的伤人。


“休假就来看你。”他全副武装的拖着行李箱站在玄关回头看你,没带口罩的脸上带着有些傻气的笑,“你休假去找我也行,蓝雨的食堂挺好吃的。”


“我这千里送你就想带我吃食堂?”


“——我妈应该会挺喜欢你的。”




——    T  H  E   E  N  D   ——

【点文第二发】唐昊x你 心锁

绊笙:

*日常惯例省略咳咳,大家元宵节快乐!私设如山!ooc高能预警!因为第一次写糖糕,如果真的ooc了敬请谅解A A,这篇大约是糖糕视角?


*点文第二发,点过的小天使 @狸猫呱 记得抱走~


应该还能再接受两篇点文,想点的自行带好梗留言~




<<<<<




烦躁。


莫名的烦躁。


就算是戴上耳机全身心投入荣耀里难得放松下都不行,总是有那么个片段占据在唐昊的心里,如同一根刺,想起一次就狠狠扎他一次。


他和你交往大约已经有数个月的时间,你先告的白。虽然他身为职业选手,能抽出来陪你的时间不是很多,但是他也努力在挤出时间,因为他想认真对待他的“第一次恋爱”,他也想知道,他自己对你到底有多深的感觉。


然后在你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他让你乖乖待在原地别动,他去买东西去了,他本是想给你个惊喜,因为一周后是你的生日。


然而当唐昊回来的时候,他只觉得大夏天丝毫没大夏天的感觉。


昏暗的小巷里,一个他都面生的男生挑衅一般地朝着他的方向望了一眼,随后按住了你的双肩,就这样当着他的面,吻上了你。


他沉默了数秒,就像是自己的东西被印上了属于别人的记号一样,你第一次看见他在场下这么暴怒。




“你对我女朋友做什么——?!”他手中拎的东西摔碎了一地,怒气冲冲,他知道你喜欢那种制作精巧的工艺品,所以他本是想一周后送你的。


这算什么?玩弄人?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唐昊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他不想记起来他挥动拳头时无意间瞥见的你的神情。他没去看被他一脚踹翻在地上的人是以什么样的姿态朝他哀声求饶的,他只知道他那时丝毫没有一丝温柔地就拽着你的衣袖一路往回走。




他一路几次回头恶狠狠地朝你放话,你委屈地咬着唇点头,你清楚唐昊很生气。


那个陌生男子,其实你并不认识,也许是唐昊先前无意间招惹的人吧,你不是没做过抵抗,可是你不过是个女孩子而已。


你想跟他解释,但是在那之后的每次解释,他都会先恶狠狠地瞪你一眼,把你吓得话全都如数噎了回去。


“你说这是啥情况呢?小邹?”私下里不说联盟里唐昊有几个关系好的人,这百花的邹远就是和他关系很好的人之一,“她竟然和别人——”


唐昊想来想去郁闷得要死,于是趁着邹远上线的那会,他赶紧丢了个小窗给邹远。




“我不大擅长这类事的分析啦……“邹远有些无奈,”难怪最近也没看你在群里秀你和你的小女友嘛。原来是吵架了?“


唐昊哼哼了声,心里是因为巷中的场景和你委屈着咬唇的场景不断重叠而头疼不已,他想尝试忘记,然后继续去和你谈恋爱。


可是这怎么可能忘得了!他也不清楚这种感觉到底是为什么而来的。他起初答应你的告白,和你交往的时候,不过是多了对你日常的早安和晚安而已。


一开始总会被群里的几个情侣狗调笑说”这还叫谈恋爱啊?“


后来他开始主动地去了解你,他看见了独属于你的,可以彻底把他的心锁住的那把独具一格的锁。


他承认他这辈子也许都只会栽在你的手上了。




”虽然不清楚你们到底为什么吵架……你也知道我认识她的嘛,她可不是这种人吧?“邹远不大确定地说道,”也许是你的独占欲作怪?因为你喜欢她,所以不希望有任何人可以与你共享。就算是一个吻、一个怀抱也不行。“


唐昊努力地冷静了下来,眼前似乎又浮现出你眼眶都红了的模样,不禁心软地撇了撇嘴。不过,他还是想了想,似乎还有点道理的样子,他顿了顿几秒敲下了句话:




”那么,怎么样才能让她彻底属于我呢?“


”啊……这个啊……“邹远那里沉默了数分钟,群里突然间倒是有人艾特他了,唐昊立刻戳进去,结果发现是来自联盟的一大心脏……喻文州的召唤。


”你干嘛?“唐昊立刻敲上一句。


”帮小邹回答你的问题啊。“喻文州慢慢敲下一句话,”属于你的东西,早点吞到肚子里变成真正属于你的才是最好的哦。“




<<<<<


你揉着哭得有些浮肿的眼睛打开门的时候你显然吃了一惊,因为你刚打开门你就落入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怀抱里。


唐昊把你紧紧地搂在怀里,一句话都没说。


这太反常了。该不会……还在生气吧?


你小心翼翼地在他怀里仰起头想问他,却被他又强硬地按了下去。


然后,当天你没能下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