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呱

【楼冠宁x你】多情只有春庭月(上)

周泽楷的夫人叫灌汤包:

-三月份的点文我竟然到现在才写,大概是废了。 @狸猫呱 抱歉抱歉,虽然开始写了但是还没写完。


-严重ooc,不是很擅长这种。


-设定是古风私定终身。


-从这篇开始转型,以后专注写cp吧,像是双叶周江周伞等等等等,杂食动物笑笑。男神x你和黑遍全联盟有脑洞的时候会写。


-惟是少年时,落拓高醺后,与你万人丛中,缓缓一握手。这一句出自青释的酩酊语其五。














   “小姐,我们快回去吧,要是被老爷知道了,又该罚您跪祠堂了。”


   “哈哈哈没事的,好不容易我能偷跑出来,才不回去呢,罚就罚吧,况且今儿可是灯笼节,我要把京城逛个遍!”


   “小哥哥,小哥哥?”


一只手在眼前轻轻挥着,正在读书的少年猛得回神抬起头,看见眼前人时竟有些发愣。大概是十五六岁的姑娘,身上一袭蓝色绕襟广袖裙,乌黑的秀发随意披散在肩上,微湿细碎的刘海贴在白皙又光洁的额上,眉如画,鼻如峰。最好看的,是那双眼睛,不算大,却熠熠生辉。


那便是你。


今儿是灯笼节,被关在家里许久的你终于找了个机会偷溜出来,在家里要学习那些枯燥无味的繁文缛节,琴棋书画。尽管枯燥,可你还是学了。你虽是女儿身,却总是想着骑着高俊的大马,在广袤的草原上奔驰。为此,你的父亲总是念你“太不像话”。


见那少年抬头应你,你笑了笑,说:“小哥哥,照你这么专注,岂不是东西让人拿走了都不知?”


少年似有些窘迫,开口想解释什么却只能红着脸放下书。


你举起拿在手上不舍放下的精致的蝴蝶面具,问他:“小哥哥,这个面具怎么卖?”


你不顾你的小丫鬟的阻拦,问了价钱便买下了这个面具。你开心地把面具戴在脸上,凭着娇小的身材在人群里穿梭。你的小丫鬟疯不过你,很快便被你甩在了身后。


你回头看了看被淹没在人群中的丫鬟,捂着嘴笑了,猫着身子在人群中走动。忽然什么东西绊住了你的脚,你一个没注意就要往地上摔去,这时有一只手握住了你的左手,将你带进了他的怀里。


你有些心悸,喘了几口气便想退出这个人的怀抱想要道谢。可那人却比你先一步放开了你并退后了一步。


“姑娘,情况紧急,在下多有得罪。”


你细细打量了眼前的人,面如冠玉,目如朗星,头发被一丝不苟地高高绾起,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地顺在背后。一切都很好,只是面色上有稍许苍白。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你不知怎的,脑海里就冒出了这句话。你回过神,脸颊微红,心里暗暗唾弃自己的不礼貌。


“公子不必说这样的话,要说也是我该感谢你相助,不然,估计是要一身脏了。”


那人执扇微笑,说:“姑娘客气了,举手之劳。”他皱起眉略微思考了一下又舒展眉头恢复一开始的温和,问:“在下楼冠宁,未曾请教姑娘芳名。”


你心下惊讶,此人竟是京城第一富商的儿子。都说楼公子生得一副皎好的面容,人也温文儒雅,只是从小体弱多病,面色苍白,看来所言不假。不过做买卖的终归是做买卖的,还是在京城,看上去再怎么无害,心里总是会有那么点算计,还是少接触为好。


……只是这怎么越看,越觉得欢喜呢。


你抿唇,还是说了自己的名字。


楼冠宁看得出你很拘谨和防备,便温和地笑着开口:“姑娘不必如此,在下没有恶意,只是不知可否有幸,与姑娘一同乘船,在江水之上共度此佳节?”


你看着他诚恳的眼神,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回过神时,你已在船上喝着茶了。你心里恼怒,怎么就答应了。你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坐在你对面的人,殊不知你的一切小动作都已被楼冠宁收入眼底。


楼冠宁暗笑,放下杯子问你:“姑娘可愿与在下来一局棋?”


你点头,虽然你不太擅长下棋,可现在有事总比没事做好。


他拿出棋盘和棋子,规整地摆好,出于礼貌,他让你先行。


楼冠宁的手修长且骨节分明,白皙好看。执起棋子落入玉盘,你不禁看入了迷。


“姑娘?”


楼冠宁见你许久没有动静,便轻轻唤了你一声。


你这才反应过来,脸颊不自觉地染上了红晕,待你看清整个棋盘的局势之后,你赞叹,感到惊讶。棋盘之上,白子处处封杀黑子,白子意气风发,黑子无路可退,转个弯却又会落入另一个陷阱。


你不服气,与他又纠缠了几局,最终心服口服。


你生气,扭过头不理他,他也不恼,哭笑不得地哄着你,你们第一天认识,却好似是故友很久未见,熟络得很。


“姑娘可否取下面具?”他突然这么问你。


你愣住了,看着他。


楼冠宁抿了一口茶,说:“我只是觉得,现在我们应该可以算是朋友了,但我从未见过姑娘的面容,确有些不妥。”


“嗯…好。”你犹豫着摘下了面具。


楼冠宁有些怔,随即敛下眼眸,笑道:“北方有佳人。”


 
















兴许是那几局棋的缘故,又或是你们之间互相吸引,那之后,你常常翻墙出去找他喝酒玩耍。楼冠宁也乐意你每天去“烦”他。陌生的情愫渐渐在你们各自的心中发芽壮大。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已是三年。


你又是翻墙出来,准时到达了你与楼冠宁约定的地方。你们早就约好要一起去骑马,你很兴奋,因为这是你从小的愿望。


虽不是草原,但能够骑马你已经很开心了。你与楼冠宁一同奔驰,在京城外的树林里互相追逐。


“嗯?”楼冠宁突然唤了你的名字,你转头,却不料撞进他深邃的眼眸。那里面,饱含了对你的爱。


他笑了笑,从他的马上一跃而下,又跳上了你的马。他的胳膊环着你的腰身握住了缰绳,你的后背贴上了他的前胸,他的脸靠你的很近,鼻息绕在你的耳侧。


你羞红了脸,低下头,“…怎么了?”


楼冠宁勾漾嘴角,俯身于你耳侧,用了你们最初相识时的称呼。


“姑娘,在下没有恶意,只是在下….心悦极了姑娘,那晚姑娘与在下共度了佳节,不知姑娘可愿与在下,执手白头?”


你心里高兴极了,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你仰头问他:“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楼冠宁略微思考,笑道:“惟是少年时,落拓高醺后,与你万人丛中,缓缓一握手。”


接下来,他不由怔住了。


因为你回应他的,是一个轻柔的吻。



评论

热度(24)

  1. 狸猫呱我只会吹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