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呱

【剑三全门派】〔当你喜欢别人〕

封夙清_此生无悔入藏剑:

@狸猫呱 小天使的点文w


爹和琴始皇画风正常请放心食用(๑•̀ㅂ•́)و✧
写得不好求原谅_(:з」∠)_


【藏剑】
“师妹!我给你买了……烟花……”他步履如风地冲进你的小院,满脸笑意却在看清你手中的嫁衣时瞬间凝固,想了一路的话来不及改口,原本喜悦的语气此刻却满是苦涩。
他垂下了眼帘,你看不清他眼中的神色。你有些尴尬,“……师兄,我已心有所属……”
静默了几秒,他扯出一个毫不在意的笑:“我又没说是……这是本少爷买给那天的那个姑娘的,烟花买多了才来问你要不要。”
可是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却不肯再看向你。
后来你听说,叶家少爷日日流连青楼花天酒地,叶家少爷又往庄里带了谁家歌女谁家舞女。你以为他已经释怀,想着果然没心没肺才是他的个性。
可是你不知道,大醉酩酊时他口中重复的是你的名字,他带回的歌女都有几分像你。


【唐门】
(桩桩却不爱我(不
他低头摆弄着机关,似乎是觉察到你的欲言又止,头也不抬的问道:“你想说什么。”
你心里怀着些歉疚,却还是硬着头皮说:“我……我有喜欢的人了……”
他手上一停,抬头看向你,似乎有些错愕。
一时静默,他缓缓伸出手,修长的手指隔着手甲轻触你的面具,你有些不知所措。
只见面具后那双永远冷静的眸子此时却流露出几分失神。
你僵着身体不敢动。良久,他突然像被惊醒一般猛地抽回了手,偏过了头不再看你。
“……还有事吗?”
“没有了……那我先回去了……”
他转过头来,愣愣地盯着你的背影,默默的捏紧了手中那个本来将作为定情信物送给你的机关。


【明教】
“吃小鱼干吗?”喵哥叼着小鱼干,歪着头看你,异瞳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这个表情的大意是:你想吃就来吃呀。
你推开他,“师兄你别这样……我有喜欢的人了。”
他嚼着小鱼干的动作一停,忽然压向你,异色的眸子危险的眯起:“你说什么呢宝贝儿……”
你吓得闭上了眼,横过手臂抗拒的挡在自己身前。却听他叹了口气:“别慌嘛。来,看着我。”
你闭着眼狠狠摇头。
“嘁,宝贝儿你真狠心。”他顿了顿,“那么我就走啦,你可不要后悔哟。”
你睁开眼只看见他的身影在原地消逝,像风吹过一般不留痕迹。
你心有余悸地抚了抚胸口,却看不见他隐身站在离你不远处,定定看着你。
你出嫁那天,他隐身站在人群外看见你一脸幸福,“啧,想不到你穿中原的嫁衣还挺好看啊宝贝儿。”


后来他再也没有出现在你面前。


【五毒】
他听完你支支吾吾的叙述,倚在青石上懒懒打了个呵欠:“那你就去呗。”
蝎子顺着他白皙的手臂爬上他的指尖,蝎尾在阳光下反射出瘆人的光。
你对他的反应有些诧异,但还是转身离去。
他盯着你的背影:“要是你不开心,我就杀了他哟。”
安史之乱中,你为心爱之人挡了一记冷箭,本以为必死无疑,头痛欲裂地醒来,入目是心爱之人心急如焚的脸。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你扑入他怀中。
千里之外的苗疆,只闻一声叹息,“以后,我可护不了你了。”男子身形倏然消散。
你从不知道他早已在你身上种下了生死蛊。


【七秀】
今日的天气晴朗得一如往常,他的扇舞依然倾国倾城名动四方,同往日一样你在他的后院等他,不同的是你今日有些走神。
“怎么了,有心事?”他坐在了你身边,挑了挑眉问道。
这个问题让你措手不及,你不自然地看着别处:“我,我要离开秀坊了。”
他蹙眉看了你片刻,忽然像明白了些什么似的,一勾唇角露出一个有些讽刺的笑。
“之前我还在想,世间能有几个男子能与你般配。”
“现在我想明白了,是你喜欢的那个。”他伸手折下一旁开得正艳的桃花,轻轻插入你发间。
“记得开心点。”
你看他脸色平静如常,却不知自你走后他再不修云裳。


【万花】
这天你去找他时他正在照料窗边的花,白皙修长的手指按在窗沿上,黑发随着动作从肩头滑落。
你想了想,还是唤了他一句:“师兄。”
他转头见是你,俊逸的脸上露出些许笑意:“嗯。有事吗?”
“我要出谷了。有人在等我。”
他表情一黯,转身出了门去。
你暗叹一声,想着或许从此再不相见。
却没想到他去而复返,递给你一个包裹,脸上表情淡淡:“你身子不好,这些药你且收好。以后一个人更要小心调理。”
(不要放弃治疗啊(不


【少林】
他在佛前长跪,神色庄重。你站在他身侧,不知如何开口。
远处传来隐约的钟罄音,你闭了闭眼,小声说道:“我以后都不再来了。”
念经声断了片刻。
你继续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鼻端飘来淡淡的火烛香气 ,你看到他垂下了目光。“施主请回吧。”
你自嘲的笑笑,想必出家人心怀万物,大概并不会介意你的离去,可笑你却一整晚辗转反侧不知如何启齿。
你转身离去。
寂静的佛堂,菩萨宝相庄严,此刻念经声与木鱼声都无迹可寻。
他长叹道:“均是孽缘啊。”
良久,只见他轻轻摇了摇头,像是要挥除杂念又像是无奈:“阿弥陀佛。”


【天策】
他来给你送马草,须须随着步伐一晃一晃。你有些心虚地对他一笑,递过一个香囊:“谢谢师兄这些日子的照顾,”他接过香囊,唇角微微翘起。见状,你心里有些不忍,但还是强迫自己看着他的眼睛,小心地斟酌着词句,“但是以后……不必麻烦师兄送我马草了……”
他的笑意僵在了脸上,微微皱眉:“为什么?”
“我……”你眼一闭心一横,“我的情缘会生气的……”
你小心的看向他,只见他目光一凝,随后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这样……也好。”
后来他战死沙场,死讯在你孩儿的周岁宴上传来。听闻他手中紧紧握着一个陈旧的香囊,至死也没有放开。


【丐帮】
“哟。”他扛着棍子从窗口翻进来,抬头见你坐在屋中,向你扬了扬手中的酒坛算是打招呼。
你无奈地摇了摇头:“都说了从门里走。”
他不在乎地撇了撇嘴:“还不都一样。”
“好吧好吧都随你。”
他诧异于你的迁就,不禁看了你一眼:“怎么了?”
“我有喜欢的人了,他让我去他那。”
“喂喂,你就这样抛弃我,也太绝情了吧。”丐哥举起坛子饮了一大口,坛子挡住了他的表情。
“净胡说。”你嗔怒地瞪他一眼,转身出门去了。
却没看到他转头看着窗外,一向带着洒脱的笑容的脸庞此刻却有些落寞。
“你这么蠢,可别被人骗了啊。”
他仰头饮尽残酒,“我早知道留不住你的。”


【纯阳】
“我要下山去了。”你看着他清冷的面容,一字一顿的说。
他握剑的手紧了紧:“为何?”
“我……我有喜欢的人了。”
他转过头去,眼中涌动着难以名状的情绪:“好。”
你转身离去,还没走几步一个镇山河便落在你脚边,做无声的挽留。
你回头却只见他离去的背影在风雪中隐没。


“我愿为你镇守一世山河。”
“可若你不要……若你不要,我修习这功法又有何意义。”


(于是从此从渣男变成了备胎…吗……(抱头跑


————————啧啧啧你居然敢甩这两位————————
【苍云】
混乱的战场上,总会有盾护为你挡下伤害。你本以为那是自己的心上人给的,某次不经意地回头却看见他关心的眼眸。
奈何你已有两情相悦之人,念及此处,心头猛地升起几分莫名的愧疚。
全心全意地付出却不可能有回报,你觉得这对他不公平。那天晚上你去找他,夜幕下他的脸色冷漠一如往常。
“……师兄以后不必为我施加盾护了,如此我于心不安。”
“于心不安?”他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句尾却微微上扬,带了些许疑问的语气。
“……我无法做出回应。”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你,你却感觉他的目光中似乎带着忧郁的情绪。
“好。”他转身回帐。
后来的战场他果然如约没有再给你盾护,却在你前面冲杀得更加奋不顾身,几乎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既然无法以盾相护,那便让我为你清出一片坦途。”


【长歌】
他看你近日都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模样,便说给你弹一曲清音以静气,殊不知你便是因他而满面愁容。
他抱琴在你对面坐下,一袭青衣纤尘不染,面上带着儒雅的笑意,琴音泠泠从他的指尖流泻。
可是琴音响了两段后你脸色渐渐的变了,身为长歌弟子,你能明显地听出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弹奏。
他抬头见你正看着他,唇边笑意更深,眸中有着温润的光。你轻轻别过头。
“师兄……我已心有所属……”
他的指尖划出一个颤音。曲子仍然一丝不乱的顺着谱往后,只是失了情。
一曲毕,他抬头看向你,唇边一抹勉强的笑意遮不住苍白的脸色:“那我祝你们,一世安乐,携手白头。”
语罢,他抱着琴仓皇而去,那背影竟有了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评论

热度(35)

  1. 易南风封夙清 转载了此文字
  2. 狸猫呱封夙清 转载了此文字
  3. 吴却山封夙清 转载了此文字